赤色白狼

过激猹厨,UT宝石圈养老。

【UT人类组】碎阳

  *UT人类组,私心男福女猹设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新人发刀注意


  *没有玩家,Frisk自己作死注意


  * OOC巨大, bug超多,人称混乱,没有主旨注意


  *福→猹→羊大三角注意


  *如有错字或语法错误请务必指出,谢谢。


        *歌词来自海滨之梦。


  


  那么,开始了↓↓↓↓↓↓↓↓↓↓↓


  


  


  Frisk喜欢上了一个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他在第二次坠落在那片如阳光般闪烁着柔暖光辉的金色花丛中,在耳畔轻轻响起极为熟悉的稚嫩声音时,


  他自从初次坠入地底后就从未有过波动的心,最柔软的部分,被戳中了。


  Frisk明白,他已经对那个有着两块小腮红与可爱的笑容的女孩子,产生了一种名为


  “love”


  的情感。


  或许是一路上的陪伴,或许她看见巧克力时声音忍不住的惊喜,或许她在Frisk杀死那个温柔而慈祥的女士时低声的啜泣,或许她在最后那片黑暗中小小的“恶作剧”……


  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爱”她?


  “你这个人 渣。”


  是这样说他的吧?


  是这样吧?


  她早已恨透他了啊。


  Frisk闭上眼,耳畔传来飒飒的风声。


  这些金色花朵真的很漂亮,好像她。阳光般柔暖的花儿轻轻舞动着,吻着他的耳畔,她悄声——“该走了。”


  该走了……?


  又该去哪里呢?她,似乎在提醒自己走另一条路……


  去和怪物们做朋友……这便是她想要的“HAPPY ENDING”吗?


  那便随她吧。


  Frisk站起身来,他能感觉到那个女孩默默跟在他的身后,冰冷的肌肤没有温度。


  那个埋葬着她的地方上,金色的花儿们依旧闪烁着柔暖的光芒,在风的吹拂下,飒飒作响。


  ……………


  蓝色的洞窟和蓝色的回音花总会让人觉得很安静呢。


  但是,


  Frisk突然感到身后的女孩子有点不太对劲,似乎是因为进入了这个蓝色洞穴的缘故。


  上一次自己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大概是急于去获取“LOVE”吧。


  “LOVE”……?


  哈哈,现在的自己也急于获取着“love”呢,真是可悲,不是吗?


  Frisk抬眼向上望去,像星空一样的洞窟顶发出幽幽的蓝光,在如此耀眼的光下却依旧看不清身旁那个半透明身影的脸庞——她低垂着头,浅咖啡色的碎发遮住了半张脸,似乎在想些什么。


  *是想念地面上的星空了吗?


  不经意间Frisk便问出了这句,张了张口,似乎还想辩解些什么,却在发出几个拼凑而成的断音之后便又没有了声息。


  很久,这里只剩下了Frisk微弱的呼吸声与风的声音,两人并不说话,只是沉默着。


  过了很久,久到Frisk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那稚嫩的声音在Frisk的耳畔响起——


  “我想念阳光。”


  ——还有故乡金色的花海与那个小小的,白白的小羊羔。


  说不出口。


  


  


  


  阳光……?


  不知为何,Frisk脑海里忽然闯进了遗迹中耀眼的金色花儿,Chara在那个灰色房间相框里灿烂的笑容与她在阳光下泛着金色光芒的浅咖啡色短发。


  …………


  Chara从瀑布那里开始,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有时也会喃喃细语着Frisk听不清的话语,当Frisk有意的靠近她,想要听清楚时,她便抿着唇一言不发,这让Frisk虽然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事实上他的表情真的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半闭着双眼的——心里却很不好受。


  似乎从他见到Chara的那一刻起,就没有见到过Chara灿烂的笑容了


——原因他自然心知肚明。

  


  都是“你”的错……


  哈哈。


  其实他真的好想对Chara说,她笑起来很好看,那金色的花儿真的好适合她。


  想念阳光吗………?


  Frisk知道拜托别人这种话Chara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但Frisk明白Chara应该是同意的——至少在Frisk拿走她与她最好的朋友的挂坠盒的时候并没有作任何表示,只是依旧像梦呓一般的说着,但这次,Frisk倾听到了,


  ——“我想念阳光,故乡的金色花朵和那只小小的,白白的小羊羔。”


  听到最后一句,Frisk的心不知为何颤动了分毫,属于巧克力的苦涩味道在喉咙里蔓延——


  或许对于她来说,Frisk终究只是个过客罢了,就像,巧克力细细品出来的苦味其实也不赖,但终究比不上最初的甘甜香气——即使明白那种感觉早已消散殆尽。


  真好呢。


  …………


  0.000000000001/20


  这就是Chara最好的朋友吗?


  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


  他也很在意Chara呢


  别再哭了,她在这里哦,


  ——我在这里哦


  


  


  相拥的一瞬间,Frisk能听见Chara抑制不住的大哭。


  真好,是“HAPPY ENDING”呢。


  


  


  …………


  这里就是,终点了吗。


  幽暗的空间里,只有Frisk的脚步声有规律的响起,但他能感觉到那个女孩子的身影飘忽的愈发慢了起来,在Frisk离那扇门不远的时候,停下了。


  Frisk停下来,心不知为何突突的,跳的很大声。


  Chara轻声呼唤着Frisk的名字,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


  Frisk转过身来,“决心”告诉他,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呐,Frisk……”


  她仰起脸,笑的很灿烂,就如那在很久很久以前,坠入地底的女孩子一样。


  那时的她,笑容纯真,眼神温暖,是个可爱的好孩子啊。


  “……一定,要记得啊。”


  Frisk明白,他自从初次坠入地底是就从未有过波动的心,又一次的颤动了。


  是一种名为“love”的情感。


  Frisk猛的转过身,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不敢回头去看身后那个仅仅是注视着就令人心碎的身影。


  一阵白光闪过,重置了无数次的“结局”,终于有了“HAPPY ENDING”


  这便是她想要的美好结局吗?


  可她的“美好结局”,又在哪里呢?


  Frisk已经无数次想起


  心中的那抹阳光愈发浓烈。


  


  ………………


  …………………………


  很久很久以后,当怪物与人类的战争已经成为传说时,一个开满金色花朵的小镇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一个有着一头茂密的棕发,总是微眯着眼,黄色皮肤的少年。

寂静的村庄似乎是与世隔绝了一样,风吹过大梧桐树发出令人舒适的哗哗声,远处流浪歌者合着提琴唱着古老的歌谣——


  If I remember,若我还无法忘却,


  Let the time gets burned,就让岁月继续烧灼,


  The farewell that you once left me with,那声你留给我的再见,


  Is all I embrace through the years,是这些年来我所怀抱的一切,


  If you are still here,若你仍留在世间,


  Heal my wound that tears,就请愈合我伤痕的撕裂,


  The old tales that I once left you with,我留给你的许多往事,


  Have you recalled them through the nights,你是否也在那些夜里重拾,


  The bullets passed my eyes,子弹划过我的双眼,


  A thousand sighs,一千声叹息,


  And blood stain promise that will lie,和着鲜血 浸湿终成谎话的诺言,


  The sea roams still,海浪翻滚不息,


  My heart unfilled,而我寝不安席,


  Take me back to days now sealed,请带我回那尘封的岁月,


  Dreams are always set,我时常梦见,


  On the street we met,我们初遇的小街,


  I lost count of years that've gone by,不知逝去了多少日月,


  But your breath I will go on to find,我仍追寻着你的气息,


  The bullets passed my eyes,子弹划过我的双眼,


  The war had left me behind,战争把你带去远方,


  And blood stains past that will not die,血浸湿了永远停驻的过往,

The sea roams still,海浪翻滚不息,


  My heart unfilled,而我寝不安席,


  Make my hands the ones you held,多希望你再度握紧我的手,


  Though the fate has made us part,尽管命运让我们分离,


  棕发少年踏入那片花海,携着阳光温度的金色花儿轻搔着他的脚踝,少年一语不发,眼底带着笑意。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已经生锈的挂坠盒,蹲下身来,轻轻地放在金色花丛中,金色挂坠盒映射着太阳的光芒,与金色花朵们融为了一体。


  少年释怀的一笑,抬起头,望向远处模糊不清的伊波特山,似乎在喃喃自语。


  “呐,Chara,阳光很温暖呢……如果你可以听到的话。”


  没有回答。


  


  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风,花瓣簌簌的扬起,一片格外灼热的花瓣吻上他的耳垂,响起熟悉的,稚嫩的呓语——少年偏过脸,笑了起来,一滴晶莹的东西从脸颊划过。那片金色花海依旧在亘古不变的阳光下,闪烁着属于希望与爱的光芒。


  “谢谢你——”




——全文完——


评论(8)

热度(32)

  1. 糯米兔团子只想咕咕咕赤色白狼 转载了此文字
    诶嘿嘿嘿嘿是狼狼!